<acronym id='unxi0'><em id='unxi0'></em><td id='unxi0'><div id='unxi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nxi0'><big id='unxi0'><big id='unxi0'></big><legend id='unxi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unxi0'><div id='unxi0'><ins id='unxi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dl id='unxi0'></dl>
    1. <tr id='unxi0'><strong id='unxi0'></strong><small id='unxi0'></small><button id='unxi0'></button><li id='unxi0'><noscript id='unxi0'><big id='unxi0'></big><dt id='unxi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nxi0'><table id='unxi0'><blockquote id='unxi0'><tbody id='unxi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nxi0'></u><kbd id='unxi0'><kbd id='unxi0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unxi0'><strong id='unxi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ins id='unxi0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unxi0'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unxi0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'unxi0'></span>

            聊齋故事《小蠻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得得日在线视频观看_的士高舞曲视频_的士女王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聖上選妃在即,趨之若鶩者有之,避之不及者同樣有之,如謝傢。

            小蠻是謝傢的獨生女,更是青花鎮首屈一指的美人兒。當地知府巫德雖口碑極差,眼光卻不賴,他內心比誰都清楚。小蠻這妮子,正是自己時來運轉飛黃騰達的跳板。

            謝傢以經商為生,雖非大富大貴,傢境倒也殷實。半年前,謝道遠為生意上的事前往福建後,便一直杳無音訊。謝夫人與小蠻憂心如焚。

            娘啊,隻怕這一兩日官府便會來人。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,怎可抗衡?兒想外出尋父,躲過這風頭再說。若是往日,謝夫人斷然不會應允,可如今……

            當夜小蠻換上男裝,灑淚拜別母親,出瞭城。

            南下途中,小蠻結識瞭一位朋友。此人名叫鴉青,是個捉妖師。一路上,鴉青給小蠻講瞭許多有趣的故事,也說瞭一些奇奇怪怪的話,小蠻不解。問他,鴉青卻又岔開話題。

            他倆結伴而行,倒也不覺旅途寂寞。三日後臨別之際,鴉青從手腕上褪下一串珠鏈送給小蠻。

            當晚,小蠻到瞭一個渡口。江風習習,冷月無聲,但見一白發蒼蒼的老婆婆拄著拐杖在水邊踽踽獨行。小蠻心善,忙上前攙扶,老人傢,這麼晚瞭,您怎會一個人在江邊?那老婆婆抬起滿是皺紋的臉,顫巍巍地說:小姑娘,你可以幫個忙送我回去嗎?小蠻驚訝於老婆婆的目光敏銳,同時又感到莫名地親切。

            沿著一條荒草萋萋的小徑,小蠻陪老婆婆不緊不慢地走著。不知過瞭多久,荒涼的景象不見瞭,取而代之的是一派旖旎風光:山泉淙淙,野藤青青,繁花似錦。過瞭一座漢白玉小橋後,一個美輪美奐金碧輝煌的庭院出現在眼前。

            隨著吱呀一聲門響,兩個稚氣未脫的妙齡少女雀躍而出,眉歡眼笑道:老祖宗,您可回來瞭!

            快去稟告老爺,迎接小姐回府!話音未落,院中已響起仙樂般的絲竹之聲。

            小蠻舉目一望,不由得怔在當場。她看到一張日思夜想的面孔,頓時喜淚盈眶,口中喃喃念叨著父親二字,飛身上前。謝道遠一把摟住掌上明珠,喜不自勝。

            父親,這是哪裡?見小蠻滿眼驚疑,謝道遠向她挑明瞭一切。

            原來謝道遠並非凡人,乃是狐族一員,在兄弟中排行老三。十八年前,他貪戀紅塵,化作人形四處遊歷,不料誤中獵人機關而受瞭重傷,是小蠻的母親救瞭他。二人暗生情愫,結為伉儷,過著優哉遊哉的煙火生活。

            半年前,謝道遠進貨之時驚聞狐族有難,當即火速趕回,與狼妖作殊死搏鬥。此戰雖最終獲勝,卻付出瞭沉重代價。老父戰死,兩個哥哥均掛彩。

            謝道遠決定恢復胡三郎身份,留守胡府,提防狼妖來襲。小蠻聽瞭,不禁黯然神傷。

            待小蠻將傢中的煩心事告知父親時,老婆婆在一旁插言道:乖孫女莫憂。奶奶將法力傳授於你……”隨即,伸手扣緊小蠻脈搏。

            剎那間,小蠻腕上的珠鏈猝然作響。與此同時,鴉青從天而降,大聲喝道:萬萬不可。

            面對眾多困惑的目光,鴉青道:小蠻一旦獲取狐的法力,便無法為人瞭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不以為然道:做人有什麼好?整天勾心鬥角爾虞我詐,哪有我狐族瀟灑自在?!

            謝道遠沉吟片刻,正色道:我看這事還得由小蠻自己定奪。

            小蠻自然不願徹底淪為狐族一員,讓母親忍受更大痛苦,於是謝絕瞭狐祖母的好意。

            小蠻思鄉心切,謝道遠看在眼裡,疼在心裡:此處雖好,終非小蠻久居之處,她應該有自己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待小蠻在鴉青的陪同下重返青花鎮時,已物是人非。因小蠻逃離,巫德惱怒之餘,尋瞭個莫須有的罪名將謝夫人關進監牢。

            小蠻尋到府衙,巫德竊喜不已:雖過瞭選妃之期,但若將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嬌娘獻給朝中靠山龐太師,定然不會少瞭自己的好處。惡念一生,他當即令人將小蠻拿下。

            鴉青見狀,怒火中燒:這廝好可惡!竟然目無法紀,強搶民女,連妖都不如……鴉青想英雄救美,可面對掌握生殺大權的知府大人,他的那些本領根本派不上用場,隻有束手就擒的份兒。

            當夜,在巫德的呼嚕聲中,臥室門閂突然無端飛瞭起來,砸在他的腦瓜上。巫德尚未從升官晉爵的美夢中醒來,便成瞭癡呆之人。

            小蠻、謝夫人與鴉青,當夜同時被救走。此後,鴉青的身影時常出現於胡府……